专题|资讯|技工院校|在职培训|就业前培训|创业培训|高技能人才培训|校企合作

标准与教材|鉴定指导| 鉴定质量|国家题库|技能竞赛|表彰|证书查询

你现在的位置: 培训鉴定频道>资讯

为高铁中国造插上翅膀——记十九大代表、中国中车长客股份公司高级技师李万君 

稿件来源:中国劳动保障报 发布日期:2017-10-19 字体大小:【】【】【

    他选择了坚守。

    “远看像逃难的,近看像要饭的,仔细一看是水箱工段的。”这是电焊车间水箱工段焊工的真实写照。

    夏天,焊枪喷射着2300摄氏度的烈焰,焊工们挥汗如雨。冬天,在水池子里作业,焊工们穿着水靴,身上挂一层冰。这样的工作环境,使得28个同时入厂的伙伴一年后离职走了25个。而他,从未想过退缩。

    他执著于练技。

    厂里要求每人每月焊100个水箱,他会多焊20个;厂里两年发一套工作服,他一年就磨破四五套。

    他缔造了传奇。

    凭借多年如一的敬业精神,他练就了世界一流的构架焊接技艺,从一名普通焊工逐渐成长为我国高铁焊接专家,先后创造出“拽枪式右焊法”等多项转向架焊接操作法,解决了高铁生产的诸多问题,被誉为“高铁焊接大师”,是“中国第一代高铁工人”的杰出代表。

    他就是十九大代表、中国中车长客股份公司高级技师李万君。

    淬技——梅花香自苦寒来

    李万君善于思考,喜欢琢磨技术,练就了过硬的焊接本领。他同时拥有碳钢、不锈钢焊接等6项国际焊工(技师)资格证书。对于多种焊接方法和各种焊接形状、位置,他了解于胸。

    在他手中,两根仅有3.2mm直径的不锈钢丝,可以瞬间被分毫不差地对焊在一起,无需打磨,就可保证焊接处与钢丝直径一致,根本看不出是焊上的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20米外,只要听到焊接声,李万君就能判断出电流电压的大小、焊缝的宽窄、焊接质量如何,绝无差错。

    这样的境界,不经过千锤百炼无法达到。

    2005年,他在中央企业焊工技能大赛中荣获焊接试样外观第一名,并多次在各种级别的焊工技能大赛获奖。

    创新——不待扬鞭自奋蹄

    中国高铁以其高速、发展快,成为世界高铁史上的一道亮丽风景线。中国高速动车组之所以能跑出高速,其主要原因之一是转向架技术取得重大突破。转向架制造中,转向架环口焊接是最关键工序之一。李万君在环口焊接岗位的贡献功不可没。

    2007年,作为全国铁路第六次大提速主力车型,法国的时速250公里动车组在长客股份公司试制生产。转向架环口要承载重达50吨的车体重量,按常规焊法焊接段数多,接头易出现不熔合的缺陷,一时成为阻碍生产的拦路虎。

    “能否一枪把环口焊下来呢?”李万君提出设想。然而,法国专家认为根本不可能实现。不服输的李万君反复钻研摸索,1个月后,他总结出“构架环口焊接七步操作法”,可将600毫米周长的环口焊接一气呵成,不留瑕疵。这种连最先进的焊接机械手也无法完成的操作,让法国专家不由对中国工人竖起大拇指。这一操作方法已被纳入生产工艺当中。

    2008年,公司从德国西门子公司引进时速达350公里的高速动车组技术。由于外方此前没有如此高速的运营先例,转向架制造成了双方共同攻关的课题。李万君参加了转向架焊接工艺评定专家组。最终,以他试制取得的有关数据为重要参考,企业编制的《超高速转向架焊接规范》在指导批量生产中解决了大问题。

    2010年,在出口伊朗的单层轨道客车转向架横梁环口焊接中,他首次使用氩弧焊焊接方法,并成功总结一套焊接操作步骤,弥补了我国氩弧焊焊接铁路客车转向架环口的空白,同时为我国以后开发和生产新型高铁提供了宝贵依据。

    此后,在参与填补国内空白的几十种高速车、铁路客车、城铁车,以及出口澳大利亚、新西兰、香港等国家和地区的列车生产中,李万君屡显身手,总结出了多项转向架焊接操作方法,攻克了无数技术难关,其中多项获得国家专利。

    传承——百花齐放春满园

    “我的技能传给企业和社会才更有价值。”李万君无私传授技艺,还根据徒弟的体态胖瘦、走路姿势、运枪习惯等特点,制定不同的训练方案,亲身示范。如今,他的徒弟全是技术骨干,其中10多人已成为吉林省首席技师。

    2008年,公司成立新产品车间,产品采用德国工艺标准,每名上岗工人必须取得欧洲焊工证书,还要获得AP式样资质。公司为此从技校招来400多名新员工,要求短时间内迅速形成生产能力。

    德国工艺标准是全新的,李万君从头学起,常常彻夜不眠,思考如何将复杂的工艺操作过程分解成具体的步骤教给学员,让他们容易掌握。他上厕所都一路小跑,生了病硬扛着。最终,他创造了奇迹:所有学员提前半年考取了欧洲焊工证书,成为高速动车组制造的主力军,也使公司焊接技术整体水平和西门子公司实现同步。

    2012年,“李万君国家技能大师工作室”成立。这里既是传承技术的培训站,也是解决企业生产难题的攻关站。

    以前我国生产的列车时速80公里,只要焊结实就行,外面的焊碴都不用清理。而现在时速300多公里的高铁,掉一个焊渣都可能造成重大事故。“我要求所有焊件必须表里如一、没有瑕疵,每一个焊件升华到极致,都要形成艺术品。”李万君说。

    目前,中国的高铁列车以其技术创新优势成功角逐国际高铁市场,成为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的抢手货。“我见证了中国的高铁技术从追赶者变成了领跑者,我自豪,也深感责任重大,我们要继续坚持工匠精神。”

    立高铁志,报中国梦……(林晓洁)

推荐】【打印】【关闭
资讯排行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