专题|资讯|技工院校|在职培训|就业前培训|创业培训|高技能人才培训|校企合作

标准与教材|鉴定指导| 鉴定质量|国家题库|技能竞赛|表彰|证书查询

你现在的位置: 培训鉴定频道>资讯

火眼金睛看火识钢 

稿件来源:中国劳动保障报 发布日期:2017-01-12 字体大小:【】【】【

火眼金睛看火识钢

图片由太钢炼钢二厂提供。

    炼钢车间弥漫着粉尘和烟灰,伴随着几分钟一响的警报,炽红的铁水倾泻进转炉,钢花飞溅。

    热浪袭来。炉内温度达1600摄氏度,即使装有隔温设置,在冬天,转炉外仍达45摄氏度。吕涛身穿蓝布工服,头戴红色安全帽,口罩、炼钢眼镜全副武装,站在离炼钢炉三四米的位置,仔细观察炉口火焰的颜色。几分钟后,额头上便出了一层汗。

    吕涛是太钢炼钢二厂的一名炼钢工,“看火识钢”是他的看家本领。根据炼钢炉火焰的颜色、状态,他就能准确得出炼钢的适宜温度和碳含量,及时停火。在此基础上判断出炉内钢水、渣子的成分,与电脑分析数值几乎分毫不差。

    尽管目前炼钢统一使用自动化平台,电脑能够自动分析数值,但传统有传统的优势。从取出钢水到电脑分析需要十几分钟,而人工“看火”在1分钟之内便能得出结果。

    凭借着超凡的技能,2016年,38岁的吕涛获中华技能大奖。

    看火识钢

    1996年,吕涛从技术学校毕业后,来到太钢炼钢二厂工作。同其他炼钢工人一样,他从炼钢的基础工作——摇炉工做起。

    这项工作不难,只需要把铁水和废钢装入炉中,并保证装入量准确便算完成了任务。在工作之余,吕涛对炼钢炉中的火焰特别感兴趣:观察火焰变化,炼钢怎么加料,出钢时如何脱氧合金化。这些本是吹氧工的活,却深深吸引着他。两年后,吕涛通过竞争上岗,当上了吹氧工。为了掌握“看火”的本领,每一炉钢的操作,吕涛都格外用心。

    1680摄氏度、0.1%,这两个数字,代表着吹氧工炼钢的“终点温度”和“终点碳含量”。炼钢时只有观察火焰颜色和状态,在临近终点温度停火,才能炼出有韧性、质量好的钢。

    “磨刀看钢口,打铁看火候。”炉口火焰的颜色时刻在变化,到达终点温度的一分钟之内如果不能及时停火,钢的质量就会大大受损。

    上班时,吕涛戴上炼钢眼镜,眼睛死死盯着炉口,观察火焰的强弱,判断着炉温的反应情况,炉口火焰一丝一毫的变化他都能准确掌握。时间长了,常人眼中别无二致的火焰,在吕涛眼中有了颜色、大小、形状甚至“软硬”之分。通过火焰,他可以得知炉内钢水成分、温度、渣子如何。

    为了练就一眼看准钢样碳含量的“真功夫”,吕涛将每一炉钢的样片都收集起来,每天给它们“相面”,观察细微差异。他还用大脑给它们“照像”,牢记不同特征,再将自己目测的碳含量与炉后化验结果比对,分析规律,总结经验。

    夏天的炉前温度高达65摄氏度,工友们炼完一炉钢很快就回操作室去了,吕涛却坚持站在炉前观察火焰,一门心思琢磨炼钢技术。一个班下来,他的眼睛里常常布满了血丝,下班回家后唯一想做的事就是倒头大睡。

    苦尽甘来。经过一年的磨炼,吕涛终于练就一双观察转炉火焰的“火眼金睛”:通过观察炉火的形态、亮度,估测出的钢水温度与终点温度偏差在5摄氏度之内,目测取样钢水碳花、样片的碳含量成分与终点碳含量相差无几。他炼的每炉钢总比其他转炉快几分钟,而且被称为“免检产品”。

    在全国钢铁行业职业技能竞赛炼钢工种的比赛中,吕涛摘取了“炼钢工比武状元”的桂冠。参加工作3年后,年仅21岁的吕涛成了一名炉长。在太钢,很多工人走上这个岗位至少需要五年。

    淬火成钢

    在吕涛看来,炼钢应该先炼人。“炼钢是一个技术活,考验人的耐心和定力。只有经过长时间磨炼,观察得越来越仔细,才能炼出一炉好钢。”

    随着时代的进步,炼钢的生产过程逐渐被全自动设备包揽。吕涛的工作中添加了新的一项——熟练掌握新设备。

    2002年,太钢成为全国首家使用顶层复合吹炼转炉冶炼不锈钢的炼钢企业。由于没有现成的经验,在外国专家培训期间,吕涛认真听讲,丝毫不敢有半点马虎。他不放过每一个细节,仔细做好笔记;在第一炉钢的冶炼中,他根据自己掌握的理论知识,加上平时积累的经验,结合外国专家的指导开炉,安全准确,一次成功,冶炼出了合格的钢水。

    2006年,太钢北区新炼钢厂建成,许多技术上的问题需要解决。去外地“取经”归来的吕涛,遇到了一个难以逾越的障碍:由于设备引进自国外,操作系统、界面全是英文。吕涛所在的作业区,集中了好几道工序,这对文化水平不高的他来说是一个考验。

    时间紧,任务重,吕涛只有硬着头皮上。“当时没有外国专家指导操作,一切只能靠自己。就像愚公移山一样,我用笨办法慢慢来。”吕涛回忆起当时的情景说。在那段日子里,只要有空,他就用中英文字典一个一个单词对照查找,用笔记下来。工业单词不同于日常用语,很难记,翻译起来也不通顺。为方便记忆,吕涛随身带着一个小本,工作空隙一碰到外国专家就马上提问。一来二去,吕涛不仅熟练掌握了设备和操作界面上的英文,自己的口语还变得非常流利。

    令吕涛骄傲的是,到转炉开始投产时,他已经能熟练操作电脑界面了。新炼钢投产时的第一炉钢就由他操作,并且实现了试车一次成功。在试车现场,外国专家连声称赞:“Goodjob!Goodjob!”

    回火出炉

    2016年12月,吕涛获得中华技能大奖的消息传来,整个企业为之沸腾。吕涛说:“在炼钢这个传统行业中,获得中华技能大奖,是国家对我们炼钢这行的肯定,也是对我们炼钢工人的激励。”

    如今,吕涛担任太钢二厂冶炼作业区白班作业长。在日常出炉一吨又一吨钢铁的同时,他也对作业区日常管理进行了革新。作业区集中了预处理、转炉等好几道工序。吕涛提出了上工序为下工序服务的理念,工序间互补,扬长避短,打破了以前各自为政的局面,提升了班组的凝聚力。

    “他常说,一个人即便浑身是铁,也打不出多少钉;技术再好,也只是一个人。”炼钢二厂二甲班作业区转炉炼钢班长王海瑞说,“吕涛手把手带我学会了主操等岗位的技能,又带我加入了创新工作室。不光是我,其余同事也在他的带动下,不断进步。”

    作为技术骨干,吕涛还加入了厂里另一位技能大师郭晓兵的工作室,担任核心成员,负责整个团队的研发工作。几年来,他先后提出“全铁水冶炼不锈钢”“转炉副枪插接件回收再利用”等先进操作法,为企业年节省800多万元;组织实施转炉全程降罩冶炼、石灰石替代石灰、精炼渣回收再利用、转炉除尘灰循环再利用等工艺改进,年创效3000多万元。

    虽然不到40岁,但工作20多年的吕涛,已是工厂里的“老师傅”。针对每年新进厂的年轻人,吕涛创新性地开发了炼钢培训课件,针对复转军人和高校毕业生的特点,制定相应的培训计划,从不同角度为新职工传授炼钢技术知识。

    “在传统行业,现在能招来人、留住人难能可贵。”吕涛将传授技能给新员工放到了自己的计划中。“成绩只能代表过去。我要把获得中华技能大奖当作一个新起点,今后把自己的经验分享给更多职工,我们一起为企业生产作出新贡献。”(赵泽众)

推荐】【打印】【关闭
资讯排行更多